百人牛牛

  您所在的位置:百人牛百人牛牛牛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浏览文章

风吹樱花落成雨

甘孜日报    2019年05月13日

      ◎杨燕

      走在北门开满樱花的的街道,阳光穿过樱花树落在路面上,光影里,随风飘落的花瓣,给街道铺上了粉红的颜色。

      樱花盛放的日子,康定的天气也格外好,连续晴朗,这时,高原纯净的天空便成了樱花最好的背景色,抬头看,在蔚蓝的画布上,簇簇粉红、粉白、绿白,肆意绽放,一朵,一枝,一树,都是画。阳光也恰如其分的为这些画增添上适合的光影效果,每一眼都让人沉醉。

     站在樱花树下,不时有花瓣缓缓飘落,一片片,落在匆匆而过的行人身上,落进久久伫立的看花人的心里。听说,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,它从枝头到地面需要多长时间呢?在我们眼中,不过是短短的一瞥,可是对樱花来说,却是一生。想想,我们自以为漫长的人生在浩瀚的宇宙面前,不过也就是一片樱花飘落的一瞬。那些执着的,放不下的,也会转瞬即逝,想着,有些释然。

     樱花盛放,最美的风景在树上,还在你的眼睛里。不同的时间看樱花,看见的樱花有不同的美。清晨,太阳从跑马山上俯瞰康定城,阳光叫醒樱花,睁开眼,它们在枝头摇动沉睡一晚的身体,沐浴着阳光,舒展着。午后,太阳当空,阳光下的樱花在枝头摇曳生姿,它们好奇地看着树下往来的人。傍晚,天边晚霞绯红,樱花与它们挥手告别,细细沙沙的声音好像是在互相耳语。不同的心情里看樱花,看见的樱花也是不一样。心情愉悦,樱花是粉色的温馨浪漫,心情郁闷,樱花里飘落的是淡淡的忧伤。

      记不清这些樱花树是什么时候栽种的,好像大学毕业回来后,樱花树就一直在那里,每年花期,准时绽放,树一直在那里生长,只是每一年,树下的人却似流水,来了,走了。

      看着这蔓延在整个街道的粉红,想起多年前也曾见到过的让人难忘的一抹粉红,想起时,记忆里它还清晰。那年,三月,在稻城,县城里还是一片冬的萧索,往香格里拉镇走,海拔慢慢降低,慢慢能找到一些春天的影子。虽然大地还没有转绿,但一些农户家前后的地里已经冒出了一尺左右的绿苗,最让人欣喜的是偶尔可见的一树桃花,粉红的颜色里满是春天的气息。在高原的三月,这样的颜色让人心动,觉得美好。所以,那片粉红也被记忆存留。

     正出神想着稻城的桃花,忽然,思绪被一阵风吹得回到康定,风中,片片樱花的花瓣如雨滴飘落。在康定这座风之城,北门的风要比其他地方更急劲,樱花盛开之后,风过,吹落许多花瓣,站在风中,眼前就是一片朦胧的粉红,像沐浴在花瓣雨中,花瓣像一颗颗雨滴,滴落,落在地面的花瓣,又被风赶着吹向街的另一头。

     风,吹着,吹着,枝头的粉红越来越少,翠绿越来越多,一年的樱花季即将过去。只等明年,等这场樱花雨再来,再来赴这个春天的约会。


  • 上一篇:花瓣掉落的街道
  • 下一篇:四月炉关樱花天